李同学

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

【雷安】[知乎体]有没有人一谈恋爱就判若两人?

校园paro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甜食本命

谢邀,这个问题我已经期待很久了,今天终于可以一吐为快。
首先声明,我没有谈恋爱,我今天要槽的是我大哥。
实话说,在大哥谈恋爱之前,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完美的人。他的颜十分满我能给爆灯一百分,性格的话,完全可以用冷静睿智来概括了。他值得用世界上最美妙的语言歌颂,他从头发丝儿酷到脚后跟,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成熟男性的致命魅力,他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最耀眼的,我真的无比敬佩他。
直到他看上了一个人。
这个人姓安,我简称安哥。颜九分吧。安哥是一个有信仰的人,虽然我跟他道不同不相为谋,但我对于他这种遵循自己道义的人还是十分有好感的。

现在来说一说事情的经过。
在我看来,大哥谈恋爱是正常的,大哥谈过很多次。可唯独这次非常不正常,不正常的程度基本可以媲美穿着兔儿女郎装在夜店门口喊着“大爷来玩儿啊”的某原谅瑞,或者是挑着你下巴说“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”的某矢量笨蛋。
相信大家已经猜到我说的这两个人是谁了,那么相应的,大家也该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。

还记得那天大哥忽然神神秘秘地捅了捅我,捅完之后一改往日大声嚷嚷的作风,悄悄塞给了我一个小纸条。大哥他坐在我后桌,其实大哥的成绩很好,他完全可以坐在我前面,但他怕我看不见黑板就特地跟我换了个位置。

“我好像喜欢上安——了。”
我靠。
我忍不住在内心爆了粗口,三观螺旋升天二周半。

不能怪我不淡定。毕竟当时在我脆弱的认知里,大哥和安哥的关系是属于那种,活着要打到地老天荒,死了还要去对方坟头蹦迪的关系。我真没想到大哥居然能把打是亲骂是爱贯彻的如此之深,如此之透彻。
我简略的修了修自己破碎的三观,跟大哥说。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大哥就真的去开心了。
大哥明目张胆的跟踪了安哥三天之后,终于被忍无可忍的安哥一拳打在了左眼上。大哥一向执着,明跟不行就暗跟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安哥抱着一沓巨高无比的试卷走学校后门时,惨烈的摔了一跤。照我的逻辑说,这个时候安哥只要若无其事的起身,若无其事的收拾收拾卷,就没人会知道他这个丢脸的瞬间。可大哥却毫不犹豫的现身了,他一把抱起安哥,踢飞张答题卡,蹭蹭蹭穿过走廊的人海,一路溜到了医务室。
然后大家都知道了两件事。
1.安哥摔了很惨的一跤。
2.大哥可能是个基佬。
还有他们不知道的第三件事。
大哥抱起安哥耍帅踢飞的那张答题卡,是他自己的。
那张答题卡上有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大鞋印,阅卷无法识别,结果70多分的选择题,大哥只拿了四分。
大哥拿到成绩后,怔怔的愣了一会儿,然后笑了起来,说。
“这就是爱一个人的代价吗?”
这一刻,大哥的葬爱发言让我分分钟想去呕吐。

大哥一向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,这曾经是我崇拜他的地方,现在是我让他恨不得快点改掉的地方。
在抱过安哥之后,大哥似乎爱上了那个手感,隔三差五就要以各种姿态各种理由碰一碰安哥,一边碰还要一边口头不饶人,安哥经不起撩拨,三言两语就要起身去打人,嘴里还嚷嚷着“恶党你别太过分了!”诸如此类的话。
我忍不住问大哥。
“大哥,他这么大声骂你恶党,你不会生气吗?”

大哥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一眼万年。
“他被女生们叫做恶心帅是人尽皆知的,而恶党刚好重了恶心帅的第一个字,这不就是情侣名吗,他大声喊出来,不就是在公开我们的关系吗?小孩子果然什么都不懂。”
好好好,我不懂我不懂。

就在我以为大哥目前的智商可能追不上安哥的时候,现实就给了我狠狠一个大嘴巴子。

大哥前几天准备了一大把烟花,说是硬追行不通,得浪漫一点,我随意的点了点头,以为会跟以前一样以打一架来作为一个end。可紧跟着大哥却说:
“如果这次再失败,我就不想追他了。”
我猛地看向了他。
大哥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个海盗头子,他所拥有的强大是一方面,性格是一方面,而追求则是另一方面。他是最注重利益的,大哥一直以来的努力都收获微小,想来是不甘久了,也就累了。
我又点了点头,对这件事在意了起来。

那晚大哥约了安哥出来,在学校的天台上,安哥犹豫了会儿,反常的没有拒绝。结果当晚学校不知道抽什么风,把每个班的前十叫到天台去看风景吹夜风谈理想。
那晚的天台空前热闹,大哥跟安哥走在一起,到了天台时,拥挤的人流把他俩拉开了一段距离,当时大哥设的放烟花的时间已经快到了,他急急忙忙地反手一拉,蹭蹭地往天台上跑。在大哥踏上天台的一刻,大雨却淅淅沥沥的下了。校长只好将上了天台的人全部遣回。大哥感受到了握着的手腕在轻轻的挣扎。
“别拒绝我了。”
大哥回了头,发现他拉着的不是安哥,而是已经傻了的紫某。
……
大哥怅然地松开他,向楼梯口看去,空空的一人也不见。
他坐到了地上。沉默的叼起一根烟,也不点火,就是嚼着。那时的我就在对楼的窗口看着,心里泛起一阵酸楚。
在我要离开窗前去接大哥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又出现在了楼梯口。

是安哥。

他缓慢地往上走,雨声没住了他的脚步声,大哥背对着他,并没有察觉。然后安哥一屁股坐在了大哥旁边,两人就静默的坐在一起。当我以为他们要坐到地老天荒时,安哥向大哥身边靠了靠,握住了他的手,大哥侧了个身,他们紧紧拥吻在了一起。

第二天两人双双请病假的事儿就是后话了,我已经偏题了不少,这里就不多叙述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10)